我想,知识的价值在于获取它的难易程度。浅显易懂的东西可以一带而过,说明其本身不具备更多的实质性内容,充其量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,不会对你的思想、学习和工作有丝毫帮助。功利地说,这种无用的东西会挤占你所剩无几的大脑,让它变成一团浆糊。我有这种想法,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福尔摩斯关于知识的理论: “你要知道,我认为人的脑子本来象一间空空的小阁楼,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装进去。只有傻瓜才会把他碰到的各种各样的破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