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2017年3月離開廣州,回到武漢,兩年時間轉瞬即逝。兩年時間裡,無論是社會還是我個人,都在發生著劇變。就以此篇文記錄我這兩年的歷程,以示緬懷舊日時光。 為什麼想著離開廣州?說來慚愧,在上家公司時,產品團隊與運營團隊的理念思路不同,導致了我在17年新年前後的掙扎與自我拉扯,硬著頭皮去實現毫無意義的功能,內心充滿了矛盾。終於年後上班第一天,就將辭職信發到了總監的郵箱。臨行前幾日,約上俊容、陳曉、菜心…